• 首页 > 商品分类 > [生活感悟]心中有真爱,才能做真正幸福的人
  • 极速快3走势图

    文章来源:中国科学技术大学    发布时间: 2019-01-31 10:25  【字号:      】

    极速快3走势图

      原标題:重拳打擊非法集資犯罪,幫群衆守好“錢袋子”

      非法集資犯罪呈現哪些新态勢?公檢法機關将如何更精準打擊此類犯罪?P2P平台業務如何認定其“非法性”?

      1月30日,最高人民檢察院召開“依法懲治非法集資犯罪,幫助人民群衆守好‘錢袋子’”新聞發布會。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聯合印發《關于辦理非法集資刑事案件若幹問題的意見》(下稱《意見》),對辦理非法集資刑事案件中的重點難點問題作出全面回應和規定。

      非法集資犯罪呈高發多發态勢,向互聯網金融領域蔓延

      “一段時間以來,非法集資犯罪案件持續高發多發,涉案金額不斷攀升,犯罪手段不斷翻新,隐蔽性和迷惑性增強,并向互聯網金融領域迅速蔓延,打擊非法集資犯罪的形勢十分嚴峻。”發布會上,最高檢法律政策研究室副主任缐傑在介紹《意見》起草背景時這樣表示。

      公安部經濟犯罪偵查局副局長王志廣也表示,當前,非法集資犯罪主要呈現四方面特點:

      ——大要案件多發。2018年,全國公安機關共立非法集資案件1萬餘起,同比上升22%;涉案金額約3000億元,同比上升115%;平均案值達2000餘萬元,同比上升76%。

      ——新興領域成為重災區。商品營銷、房産投資、教育培訓等傳統領域仍時有案件發生,但網絡借貸、投資理财、私募股權、養老服務等新興領域已成為“重災區”。

      ——欺騙性強。有的不法分子租用高檔寫字樓、包裝成實力雄厚的正規企業,實為騙人“陷阱”;有的歪曲“金融創新”等新理論,冒充“網絡借貸”等新業态;有的夥同不法公司編造項目标的、虛構資金往來,誘騙群衆上當;有的在社區、商超搞貼身營銷,瞄準老年群衆大打“親情牌”。

      ——裹挾群衆衆多,損失巨大。波及的群體涉及各年齡、收入和職業人群。特别是許多低收入人群、農民群衆、退休人員參與其中,有的案件中超過半數的參與者都是老年人,不少群衆把“養老錢”“救命錢”投入集資,幾乎血本無歸。

      發布會通報的數據還顯示,2018年,全國法院新收非法集資刑事案件9183件、同比上升8.29%,審結非法集資案件9271件、同比上升8.37%。2015年至2018年,集資詐騙犯罪案件的重刑率連續四年均超過70%,監禁刑率連續四年均超過90%,遠高于同期全部金融犯罪案件的重刑率和監禁刑率。

      與2014年《意見》相比,2019年《意見》呈現三方面新亮點

      非法吸收公衆存款、集資詐騙等非法集資違法犯罪活動,一直是司法機關打擊的重點之一。

      早在2014年,“兩高”和公安部曾發布《關于辦理非法集資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幹問題的意見》。那麼,時隔五年,2019年《意見》呈現哪些新亮點,要解決哪些新問題?

      發布會上,缐傑表示,2019年《意見》呈現三方面新亮點:涉及的内容更加全面,從實體法律适用、訴訟程序、政策把握和工作機制等四個方面作了規定,涵蓋的内容更加全面;與司法實踐聯系更加緊密,主要針對當前辦理非法集資刑事案件中的重點難點問題作出回應和規定,具有很強的指導性、實用性和可操作性;更加适應當前打擊非法集資犯罪的新形勢新要求。

      缐傑分析說,2019年《意見》中規定的“非法性”認定、單位犯罪認定、涉案下屬單位處理、犯罪數額認定、案件管轄等問題,均是近年來辦理非法集資刑事案件中地方公安司法機關反映比較集中的問題。辦案工作機制、國家工作人員法律責任、寬嚴相濟刑事政策把握等問題,都是過去規範性文件中規定或者強調不多,但在實踐中非常重要的問題,這次均作了具體規定。

      “總體看,2019年《意見》的出台,有利于解決辦案過程中遇到的新情況、新問題,健全執法司法機關懲治非法集資違法犯罪的工作機制,确保對非法集資違法犯罪保持高壓态勢。”缐傑說。

      P2P集資犯罪,關鍵在于認定其“非法性”

      近期出現多家P2P網貸平台“爆雷”事件,其中有的P2P網貸平台因非法集資與自設資金池被立案偵查。該如何區分P2P平台業務是進行互聯網金融創新,還是實施非法集資犯罪行為?

      對此,缐傑表示,區分P2P平台業務是互聯網金融創新還是實施非法集資犯罪行為的主要界限,在于其是否具有非法集資的“非法性”特征。P2P網絡借貸平台必須嚴格遵守國家金融管理法律法規,嚴格依照相關部門規章或者規範性文件規定的業務範圍開展業務,如果違反了其中的禁止性規定,其行為就具有“非法性”,也就可能涉嫌非法集資犯罪。

      而對于非法集資“非法性”的認定依據,《意見》第一條便予以明确。《意見》規定,應以國家金融管理法律法規作為依據,對于其僅作原則性規定的,可以參考央行、銀保監會、證監會等行政主管部門依法制定的部門規章或者國家有關金融管理的規定、辦法、實施細則等規範性文件予以認定。

      “這些部門規章或者規範性文件均明确,P2P網絡借貸是指個體和個體之間通過互聯網平台實現的直接借貸,為投資方和融資方提供信息交互、撮合、資信評估等中介服務;不得從事或接受委托從事自融、變相自融、設立資金池、提供擔保或承諾保本保息、發售金融理财産品、開展類資産證券化等形式的債券轉讓等超出信息中介範圍的活動。”缐傑說。

      據了解,2016年4月國務院部署開展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工作以來,各級檢察機關積極參與專項整治工作;各級檢察機關堅持準确把握法律政策界限,堅持寬嚴相濟刑事政策,努力實現精準打擊和有效保護;檢察機關制發《關于辦理涉互聯網金融犯罪案件有關問題座談會紀要》,解決實踐中追訴範圍、證據審查運用等新問題。

      最大限度追贓挽損,最大限度減少實際損失

      發布會上,非法集資犯罪涉案财物追繳、資産處置問題也引起關注。最高法刑事審判第三庭副庭長姜永義表示,“兩高一部”2014年《意見》與2019年《意見》對涉案财物的追繳和處置問題作了明确規定:

      ——明确追繳或者責令退賠的範圍。向社會公衆吸收的資金屬于違法所得,應當予以追繳或者責令退賠。對審判時尚未追繳到案或者尚未足額退賠的違法所得,人民法院應當判決繼續追繳或者責令退賠。

      ——明确涉案财物的處置方式。對于查封、扣押、凍結的涉案财物,一般在訴訟終結後,返還集資參與人。涉案财物不足全部返還的,按照集資參與人的集資額比例返還。對于分别處理的跨區域非法集資刑事案件,按照統一制定的方案處置涉案财物。退賠集資參與人的損失一般優先于其他民事債務以及罰金、沒收财産的執行。

      ——明确追繳處置涉案财物的工作機制。法院對涉案财物依法作出判決後,有關地方和部門應當在處置非法集資職能部門統籌協調下,切實履行協作義務,綜合運用多種手段,做好涉案财物清運、财産變現、資金歸集、資金清退等工作,确保最大限度追贓挽損,最大限度減少實際損失。

      來源:檢察日報

      



    (责任编辑:钦黎明)

    专题推荐